拍拍贷下调地推佣金,高成本获客难续

信贷利率上限被压缩,信也科技不得不调整高佣金的获客方式和重兜底的助贷模式。

小微信贷已成为助贷平台重点拓展的方向,信也科技在该领域发力较晚,市场占有率弱于同行。为了快速渗透小微领域,信也科技今年上半年开始投重金布局,但目前的助贷市场似乎不再适用烧钱打法了。

近日,刚上线不久的拍拍贷小微企业贷推广政策发生调整,推广佣金被下调。拍拍贷旗下的贷款推广平台拍有赚发布一则佣金调整通知,称将于8月12日把直推奖佣金比例由原来的3%将至2%。

拍拍贷直接把拉新的佣金奖励降低一个百分点,对此解释为“以更好地应对市场变化”。就拍拍贷的小微贷推广佣金比例来看,在行业内较高,这必然也会增加获客成本。拍拍贷降低佣金比例,或面临成本难题。此外,拍拍贷还宣布启动城市代理模式,目前正在面向全国招募城市代理。

相比同业,信也科技原本的获客成本就比较高,如今赶上布局小微信贷的关键时期,将加剧营销支出。在信贷定价上限被压缩后,助贷平台利润空间也面临重塑,高成本和重资产的盈利模式短板凸显。

下调推广佣金

根据拍有赚平台信息,目前主推的产品为拍拍贷旗下的小微企业贷,该小微贷产品额度在5000至20万之间,可分3期至12期,主要面向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。

与同业的小微贷产品相似,拍拍贷的小微贷也属于纯信用贷款产品,支持借款人纯线上申请,额度循环使用。值得一提的是,拍拍贷的小微企业贷综合年化利率7%-36%,放款方为武汉众邦银行、福建海峡银行等。

在监管提倡让利小微和普惠金融的情况下,拍拍贷的小微贷利率上限较高,后期可能会面临调整。另外,部分地方监管已要求银行、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把利率控制在24%以内,对照该标准,拍拍贷的利率明显不符合要求。

拍拍贷推广小微信贷采用了分级裂变的营销方式,称代理为合伙人。合伙人利用自己的借款推广码,邀请用户下载拍拍贷借款,获得额度并成功借款,合伙人获得相应奖励。合伙人也能招募其他合伙人加入,成为自己的下级合伙人。

根据拍拍贷推广信息,合伙人推广拍拍贷小微企业贷可以获得直推奖、出师奖越级奖。其中,直推奖奖励最高,合伙人邀请的有效用户自产品注册链接登录注册并绑定邀请关系,在15日内完成借款,合伙人会获得用户首次借款金额的3%作为直推奖励。

目前,直推奖的奖励比例已降至2%。出师奖是合伙人可以获得下级合伙人直推奖励的10%,越级奖为合伙人可以获得其下下级合伙人直推奖励的5%佣金。

从获客成本角度看,拍拍贷降低本比例能直接抵消部分获客成本。不过,奖励降低也会导致合伙人地推的积极性,毕竟现在小微信贷市场中的产品多如牛毛,如果分润上没有优势,也难实现好的推广效果。今年以来,信也科技的获客开启加速度。一季度,信也科技新增贷款人数达100.5万,同比增长169.4%,其中中国内地新增贷款人数为61.9万,同比增长140%。

信也科技在今年一季度为小微企业主提供44亿元贷款,占贷款总额的16.4% 。如果想进一步打开小微信贷业务空间,信也科技不得不继续增加投入,但与此同时,可能也会面临成本成本和收益的难题。

定价困局

助贷市场的降费预期明显,这将传导至主贷机构的商业模式。从监管通报口径看,助贷机构推高了融资成本,助贷平台依靠流量掌握话语权,这明显与金融机构的本位角色不符,因此助贷降费在所难免。近期,部分金融机构也表示监管明确要求个贷利率控制在24%以内,这将从资金端控制信贷市场的定价。

助贷降费虽与服务实体、贷款利率下行趋势一致,但大部分平台可能受到冲击,因为它们的获客成本较高。助贷行业内,大型互联网平台凭借自身生态和场景优势,流量池巨大,相对而言流量成本并不高;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,获客业并非容易,因此在对客收费中,有三成到四成的比例是用在抵消获客成本上。

在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中,信也科技的获客成本排在靠前位置。信也科技获客成本在今年一季度创新高,新增获客成本高达450元,而信也科技一季度借款人平均借款为4369元,获客成本占借款本金的比例高达10.3%。

营销费用方面,信也科技今年一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从2020年同期的9120万元增加到3.342亿元,增幅高达266.4%。这主要是由新注册用户增加导致。

除了获客成本高,信也科技的兜底资产较重,这也会影响其在定价空间受限的情况下盈利能力。信也科技一季度收入达21.13亿元,其中助贷服务收入7.62亿元,担保收入达6.592亿元。此外,一季度的质量保证承诺的信贷损失准备金为4.449亿元。

从担保收入和信贷损失准备金的占比来看,信也科技的兜底资产比例大。在美股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去年陆续采用新的会计准则,担保信用损失准备科目被单列,保证金及相关的信用损失准备计入收入和费用,其中拨备资金变成担保收入部分,并计提相应的信用损失准备。

同样,在2020年财报所呈现出的利润表中,信也科技的重资产兜底商业模式更加明显。信也科技2020年总收入75.63亿,其中担保收入就高达33.86亿,助贷服务费收入仅为19.09亿,所计提的质量保证信用损失准备金达20.08亿。

如果利率持续下行,信也科技就不得不想方设法降低获客成本和增信助贷资产比重。否则,较难实现长久盈利。

标签

发表评论